12月7日下午,中意建筑遗产修复联名展暨“築上筑”保护论坛新闻发布会在上海交大徐汇校区北四楼召开。
  来自中央电视台、中新社、解放日报、澎湃新闻、上海日报、文汇报等30多家新闻媒体,参加了本次新闻发布会。

  ▼
  新闻发布会现场照片
  有四位嘉宾出席了本次新闻发布会,尽管我中心作为策展单位,我们已经比较了解展览、论坛及遗产保护的情况,但今天还是听他们谈到了很多新颖的信息和观点。
  一、 在多学科背景下开展建筑遗产保护工作
  发言人:
  阮昕,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院长
  ▼
  阮昕院长发言
  阮院长首先谈到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成立的意义。2017年12月,上海交大整合设计类学科的优质资源,以建筑系、设计系和风景园林系为基础,重新组建成立了设计学院,同时以“创新设计”学科群涵盖以上三个一级学科,成为学校“双一流”重点建设的17个学科群之一。
  这一举措有助于打通学科界限,优化人居环境,进行产学研的结合,是一条充满希望的发展道路。这样能够将多学科活动都置于这个大的背景下展开,如珠宝、家居、产品、高端产品、风景园林、建筑、城市设计等各个方面。
  ▼
  2017年12月29日,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正式成立。
  上海交通大学建筑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曹永康所致力的建筑遗产保护工作具有很重要的作用,同样是在这个多学科的背景下展开的,文物的生命需要与产业再利用相结合,这样才是活的文物,保护才有生命力。
  明天的展览,所展示的意大利修复大师的作品,享誉世界,在欧洲尤其是意大利,保护和更新方面非常大胆,在尊重历史和再利用方面有很多创新之举,中国可以借此与意大利有更多交流,这也是上海交大设计学院承办此次展览及论坛的初衷所在。
  二、 故宫既是古老的故宫,也是崭新的故宫
  发言人:
  王时伟,故宫博物院古建部总工程师、研究馆员,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理事长
  ▼
  王时伟先生发言
  王先生谈到,故宫既是一个古老的故宫,也是一个崭新的故宫。古老在于到2020年,故宫就已经有600年历史了;崭新在于故宫近些年不断把传统文化重新解读、阐释,并通过研究加大保护力度,希望能够把故宫从上一个600年传承到下一个600年。
  过去从事遗产保护通常都是单打独斗,修房子就是修房子,而且侧重于抢险,很多文物保护由于“赶工期”,导致出现了很多问题。现在故宫的保护注重“研究性修复”,前期花很大精力进行系统研究,对文物的历史与变迁有深入认识,这需要花费三四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然后再进行综合性、多专业的修复工作。过去这是国内遗产保护工作的短板,现在由于不断向西方学习、交流,情况已经有了很大改善。
  故宫也非常重视同国外的合作,王先生主持的乾隆花园包括倦勤斋的修复,就是和美国的建筑遗产保护基金会的合作项目,在明天的“築上筑”论坛中,将具体讲述相关事宜。
  ▼
  本次参展作品:王时伟先生修复的故宫乾隆花园
  故宫和意大利的也有很多合作,2000年初,故宫提出“大修”时,意大利政府就组织了有经验的专家与中国合作,对故宫太和殿开展了前期调研与研究工作。不过故宫和意大利的合作,很多都是馆藏文物的修复合作,在建筑遗产保护方面,还是上海交大和意大利的合作比较多。大家要关注到这一点。
  三、建筑遗产保护是一个“合奏曲”
  发言人:
  乔治·乔尼庚(Giorgio Gianighian):威尼斯IUAV建筑大学前修复学教授
  ▼
  乔治·乔尼庚(Giorgio Gianighian)教授发言
  乔治·乔尼庚教授谈到,与上海交大的合作始于5年前,当时是2013年,为曹永康主任筹备成立的上海交通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举行揭牌仪式,他担任中心的副主任,以后每半年就会进行1个月的访问,开展教学、研究和游历活动,从而了解中国遗产保护方面存在哪些有待改善的问题。
  因为和曹永康主任的合作,使得他能够去中国的很多大学开展讲座,交流建筑遗产保护理念,比如同济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
  ▼
  本次参展作品:乔治·乔尼庚教授修复的威尼斯圣马可广场钟楼
  良好的友谊会产生有价值的成果,他和曹永康主任合作举办了多届“欧洲历史建筑保护研修班”,去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等遗产保护发源地现场考察学习,通过这些活动,让中国遗产保护者能够更好地理解各个国家的相同与不同点。
  曹永康主任曾提到自己的一个梦想,希望能够在中国举办一次高水平的展览,促进中国和意大利之间的交流,现在这个梦想已经成为现实。
  虽然已经有很多专家将会参加本次展览及论坛,但还是希望能有更多不同学科的人尤其是青年学生参加。因为建筑遗产保护是一个“合奏曲”,需要各学科、各方面的力量参与,可以把它叫做“遗产的再生”。
  四、 建筑遗产保护理论易学,实践成功很难
  发言人:
  曹永康:上海交通大学建筑学系副系主任、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主任
  ▼
  曹永康主任发言
  曹永康主任首先谈到了举办本次展览及论坛的缘起:
  一是在与国外同行的交往中,看到了国内遗产保护存在的差距,需要加强彼此之间的交流合作。为此,已经连续8年,每年都举办“欧洲历史建筑保护研修班”,对国内的专业保护人员进行培训,但还需要国外专家现身说法,让国内更多专业人士了解和认识。
  二是为什么举办的是案例展,因为每个建筑修复师的观念都会呈现在项目上,都是落地的实践,理论可以较快地学会,但实践成功不是只有理念就可以,举办案例展能够让大家感受得更实在一些。
  三是所邀请到的3位意大利建筑修复名家,在本领域具有重要的影响力,乔治·乔尼庚教授虽然已经74岁了,但还只是这3个人之中的“年轻人”,另外两个人更为权威。可以说在《威尼斯宪章》之后,他们是意大利建筑遗产修复的代表人物。
  84岁的米兰理工大学教授马可·戴齐·巴戴斯齐(MARCO DEZZI BARDESCHI),被称为“意大利修复教父”,他是意大利重要的历史建筑修复流派“米兰学派”的创立者。他一直积极致力于此次展览及论坛活动,如果成行,这将是他第一次来到中国。可是就在二十多天前,MDB教授刚刚去世了,由他的女儿、米兰理工大学教授基娅拉·戴齐·巴戴斯齐(Chiara Dezzi Bardeschi)代为参加论坛交流。
  ▼
  “意大利修复教父”、刚刚去世的马可·戴齐·巴戴斯齐(MARCO DEZZI BARDESCHI)教授
  米兰理工大学教授安德烈·布鲁诺(Andrea Bruno)已经87岁高龄了,他腿脚已经不便,拄着拐杖,所以不能来参加这次新闻发布会,现在就在交大的办公室坐着。安德烈·布鲁诺教授亲临这次活动,让我们非常感动。本人的作品由本人来讲述,这样价值更高。
  ▼
  具有极高国际声望的安德烈·布鲁诺(Andrea Bruno)教授
  邀请的国内专家也是顶尖的,属于国内保护界很有代表性的。同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常青,南京大学教授、建筑学院副院长赵辰,他们代表着国内较早从事建筑遗产保护实践的中坚力量;刚才发言的王时伟先生,从事的是中国最大、最顶级的木构建筑群故宫的修复,代表着中国传统营造的“老把式”。
  曹永康主任自称由于是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作品入选展览,供大家批评指正。
  ▼
  本次参展作品:曹永康主任修复的上海徐汇中学崇思楼
  五、互动时间:我们需要怎样的保护?
  阮昕院长谈到两个现象:
  一是他在国外生活了二十七八年,才来到上海交大从事教育事业不久,来到交大徐汇校区,发现校园门口和校园内总是有很多旅游者在拍照,这在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国际性大学都是常见的,但国内高校并不是很多见。为什么?
  因为上海交大是一个国际性的平台,而徐汇校园是国内惟一一所跨越了3个世纪使用至今的大学校园。
  ▼
  上海交大徐汇校区是国内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校园
  二是刚才乔治·乔尼庚教授谈到了中国和国外的遗产保护相似性与区别,这也有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比如欧洲超过2000年的遗存并不鲜见,五六百年的历史遗迹比比皆是,而我们的故宫有600年的历史,已经是国内非常了不起的历史建筑群,而且我们清代的建筑就会被称为古村落。
  这既显示了东西方的差异性,也启示我们去思考:为什么中国的文物说拆就拆了?应该如何传承我们的历史?这是一个文化特色的现象,并不是消极的事情,需要大家探讨。
  针对记者的提问:能否举例说明遗产保护中理论容易学会、但实践不容易做到?
  曹永康主任的回答是:国外的新技术需要一定时间的跟踪和实验,比如是否可以运用于木结构?谁来用?谁来做?这涉及到人才培养的问题,更是一件长期的事。如果说现在建筑修复设计能够达到六七十分的话,施工却很少及格的,我们缺乏既懂传统匠作,又能结合今天的新技术保护手段的人才,可能这需要十年、二十年的培养,这是我们的短板,不是一蹴而就的。
  ▼
  曹永康主任接受上海教育台专访
  记者随后又问到上海交大在培养修复人才方面有什么想法和思路,阮昕院长谈到中国当前从高速发展期转型到精致化时期,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发展,上海交大作为世界级平台,从文物保护来看,要培养的是综合性人才。遗产保护之难在于,是作为博物馆式的标本来保护,还是有生命力的、可再利用的呢?怎样激发历史建筑的生命?这些都需要既有历史与文化背景、又懂得新技术、方法的综合性人才。
  ▼
  阮昕院长与曹永康主任观看展览现场,交流建筑遗产保护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问题。
  新闻发布会后,记者们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前往工程馆提前“探营”,面对现场那些高大的展板、厚重的历史遗迹,以及大师们的载誉之作,大家纷纷讨论应如何展示这些成果,以及提议是否可以前往曹永康主任修复的作品、曾获得 “全国十大文物维修工程”奖的上海徐汇中学崇思楼现场体验……